近日,一條自稱來自“餓了么團隊騎手”的微博發言很受關注。該騎手稱,自己出門工作后就不能回家,冒着風險工作卻沒有地方住也沒有地方吃喝。上海闢謠平台收到不少網友留言,希望求證相關信息,因為騎手的後勤保障不僅關係配送工作能否順利開展,也關係到配送過程是否安全規範。

  圍繞這一話題,上海闢謠平台向各大配送平台詢問,還聯繫了多名配送小哥和跑腿小哥,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。

  針對“餓了么騎手”的微博發言,上海闢謠平台試圖通過微博聯繫到發帖者,但發現該用戶已經改名,無法通過帖子中的微博名字找到他。

  餓了么相關負責人則向上海闢謠平台介紹,看到帖子后就通過微博私信聯繫發帖者,但始終沒有得到答覆。對於上海目前的騎手生活保障情況,該負責人介紹:“我們明確規定,‘團隊騎手’可以由站長統一安排食宿,如果部分騎手不習慣或不接受統一住宿,可以獲得住宿補貼。騎手可以聯繫各自的站長或配送經理了解具體的保障措施。”

  該負責人還說,自上海實施封控管理以來,餓了么持續提供應急住宿,已經合作了首批數十家酒店支持騎手可免費入住。同時,平台開通了24小時服務的“藍騎士疫情專線021-60663659”,不論是團隊騎手還是眾包騎手,如果遇到住宿、核酸檢測等問題,均可撥打反饋,由平台協調解決。

  小全是餓了么蜂鳥專送配送員,正是常說的“團隊騎手”之一,負責楊浦區五角場周邊地區的配送。他告訴記者,自4月1日浦西地區封控管理以來,為了降低傳染風險,他和同事們根據平台安排,住進了楊浦區國和路上的一家專用酒店,單人單間,並申請了通行證等相關證明。為了正常開展工作,他們需要每天都進行核酸檢測,確保出門工作前持有24小時內核酸陰性證明。

  “我是眾包配送員,但平台也為我提供了免費住宿的酒店,不存在‘工作了就回不去’的情況。”美團騎手魏子鵬已經在平台提供的“詩歌主題酒店”住了10多天,最初入住酒店的原因確實是因為他所在的小區實施封閉管理,不允許進出,“那天我送完貨,發現不能回家,就買了帳篷和睡袋,想找個遮風擋雨的地方應付一下。但站長說有免費的愛心酒店,我申請后就被批准入住,一人一間。”這家酒店位於九亭地鐵站附近,正是魏子鵬最熟悉的區域,“我主要在松江和閔行跑腿,沒有了後顧之憂,每天能送七八十單,大家需要我,我就繼續跑。”

  美團外賣相關負責人表示,為保供人員落實居住場所、實施閉環管理,既能解除他們的後顧之憂,也有利於疫情防控。自3月29日起,美團外賣、美團酒店就攜手上海多家愛心酒店、室內體育場館及辦公園區,為全行業騎手提供免費住宿。目前,首批31家愛心酒店已經累計提供了超過5000個間夜的住宿保障服務。

  在此基礎上,美團近日又新增了50家整租酒店、30個小型室內體育館及辦公園區為騎手提供住宿服務,預計可同時容納4500名騎手及一線保供人員。目前,這些場所的物資準備、防疫消殺工作已準備完畢,正向有關部門報備審批。一經通過,能向全市保供人員開放。該負責人表示,保供騎手若需要預約免費住宿,可聯繫站長、騎士長或撥打客服熱線10101777,確認情況后統一安排。

  此外,對於外界關注的“配送員和跑腿員身體狀況”的話題,各家平台和從業人員都表示:“非常嚴格”。

  餓了么的一名眾包騎手說,他居住在封閉管理的居民小區內,持有通行證明,但需要每天進行一次抗原檢測和一次核酸檢測。一名順豐同城配送員也說,他與同事們住在租住公寓中,防疫檢測要求比外賣騎手更嚴,每天要進行兩次抗原檢測和兩次核酸檢測。

  各家平台也均表示,所有配送員在開工前都要上傳體溫、健康碼信、核酸檢測信息等。配送時嚴格遵守“無接觸”原則。

(責任編輯:何欣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